<button id="jmyyaw"><u id="jmyyaw"></u><fieldset id="jmyyaw"></fieldset><abbr id="jmyyaw"></abbr></button>
          <form id="af98zt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玩手機的,人生的內涵

              只有衆多音符,才能奏出美妙、雄壯的交響樂,一個音符,即便有獨到的藝術,奏出的音樂總是乏味單調的。
  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
              在九百六十萬平方公裏的大地上,有千萬種步伐,有不同的人,有不同的事,有不同的物。

              一個人做的事好與壞,需要別人評價;一個人生活的快樂與平淡,需要別人點綴;一個人想得到別人的信賴,需要自己先付出努力。


              富人並不是很快樂的,因爲他得不到別人的關心與信賴,他不能融入大衆的愛。


              窮人並不是很悲傷的,因爲他得到了別人的同情與關懷,他融入了大衆的愛。


              要想得到別人的一點愛,就必須先去愛別人一點;要想得到別人的一絲情,就必須先給別人一絲情。


              玩手機的們平等地來到這個世上,沒有富人與窮人之分,沒有純潔與狡詐之分。是因爲人的心靈的改變,有了善良與邪惡,有了富人與窮人。


              人生就是這樣,不然怎麽有坎坷與曲折的道路,有拼搏與奮鬥的意志;有悲傷與激情的感觸。


              想得到別人的喜歡,何不把自己的身份降低一些;想得到別人的笑語,何不把屬于自己的和別人分享一些;想得到別人的信賴,何不把自己的真心坦露出來。


              只要你不拒絕小草的卑微,希望的田野不會拒絕你放飛的夢想。


              只要你不拒絕雪山的巍峨,聖潔的雪蓮就不會拒絕你內心的純潔。


              只要你不拒絕一步一個腳印的平凡,誘人的光輝就不會拒絕你對他們的擁有。


              只要你不拒絕幫助別人的誠心,善良的人們就不會拒絕他們對你的喜歡。


              不是幸福之神不肯光顧于你,而是幸福在你身邊徘徊時,你沒有很好呵護他們。


              不是別人對你不理睬不喜歡,而是你用金錢的面具將自己罩住,使別人感覺不到你的善良之心。


              當你改變了生活狀況時,不要試著改變別人的心態,要試著把自己改變,要使自己和別人心心相印。


              人生的內涵,與時俱進,試著改變自己的缺點去善待別人,別人就不再會覺得有什麽隔膜,你就會得到大家的認可和喜歡.

               已是深秋季節了,心底還惦記著秋天。我喜歡秋天,一如我喜歡寂寞,喜歡孤寂的你……

              簾外夜雨潇潇,我在屋內就這樣傾聽著雨聲,任思緒飛揚,我知道你即將走遠……

  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
              冷風過境,雨總是來的很遲。“哦!是秋的最後一場雨吧!”心中不時的感歎。晚秋清涼如水,寂寥的雨在歎息中自天空垂落下來,敲打著秋葉,輕擊著窗棂。我放下手中的筆走到窗台,看著窗外飄零的雨滴,思緒漫漫浸潤開來。

              信步走下樓梯,欣賞這蒼涼的雨幕。聯想起:“斜月朦胧,雨過殘花落地紅”的情景,今夜的雨也許遜色了許多。如今夜雨翩翩而至如天使般落在我的懷裏,我不曾想過你是怎樣穿越時空的隧道而來,又怎樣輕輕入夢。是雨的到來,還是雨的淒美?我的思緒如淩亂的雨。

              夜雨潇湘處,無端入夢時。雨是屬于我的,而我卻屬于寂寞。很多時候,我都是一人,獨自穿梭于雨中,聆聽它跳動的脈搏,感受著它春秋四季的變遷。我漠然,緩緩踏過,不再留戀。

              細細傾聽,仿佛此聲勝有聲。我等待許久,總以爲會有一個熟悉的身影穿過雨露,伴著風的節拍翩翩起舞。可是直到悄然滑落,我依然只身獨步。

              久久無語甯喧的泠泠輕響,一場寫意揮灑的筆墨。遠處,淡淡的古樂隨細雨飄來,悠揚聲中,仿佛讓我置身于夢幻般的往事之中。“青箬笠,綠蓑衣,斜風細雨不須歸”不須歸,不須歸。我淺吟低唱,怎奈心緒使然。愁緒還是悲歌?我也茫然!年華似水匆匆一瞥,落雨匆匆一逝。落葉還是飛花?駐步凝望。蘸濕的心情。是誰曾在遼遠的天際寫滿了相思?于是聲也寂靜,雨也寂靜,夜遙遠無期……

              夜寂靜,聲聲寒萃

              林微動,葉葉紛飛

              花開花落,季節的芬芳已經遠去,我又何必怅然若失的懷念,雲卷雲舒的甯靜,離去吧,還是離去吧,這裏有我無以名狀的遐思,即使玩手機的孑然一身!

              忽然想起張潮《幽夢影》裏的句子“雨之爲物,能令晝短,能令夜長。” 



              2001